院长致辞

 

用体育改变人生

各位同学:大家好!

很荣幸我作为一个老师,也作为一个家长,来跟大家谈谈心,和大家上开学的第一课。

一、大学期间的七大关键词

在中学时,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核心,是中心,是家长的宠儿、老师的宝贝,一切都为了出成绩,到今天这一刻,我们所有的核心汇聚到一起,可以产生很多核能量。这个核能量看你怎么引导。引导得好,就成功;引导得不好,就耗散。

我们可以说,今天离开了这个会场,我们所有的人都边缘化了,没有一个人会处在中心。所有人都会有一种不适应感,极度不适应。为什么?你不会处理事情,没有人去管你怎么学习,因此,我就想,第一个要告诉大家的,在我们彷徨、迷茫甚至沉沦的时候,要有一个抓手,要有一个“救命稻草”,这个“救命稻草”是什么呢?我说七个关键词:

第一,读书。我们来学校是念书不是来旅游的。

第二,实践。我们今天所有的办学都是开放式办学,家长把我们送到学校都希望我们学有所成,不是几年之后出去待业。

第三,写作。所有的人都要写作。你们看今天电视里的《汉字听写大会》。现在电脑越发达,我们就越容易忘了祖宗的东西,提笔忘字。所以最好的作业是手写的,不是拷贝的。

第四个关键词是外语。即使全国都反对学外语,我们新闻传播学院从来不反对外语,如果条件符合的话,我们教务处长(王)志强在这个地方,我们非常主张大学生进校第一个学期就考大学英语四级,第二学期就考六级,如果你家庭条件允许,你可以考虑考研究生、考托福、考雅思,准备出国留学。

在上半年,好多人在关注国家的教育改革、高考改革,把英语从 150 分降到 120 分,当时我第一反应,这是中国的教育悲哀,不要高兴得太早,结果怎么样?还是 150 分。所以我想告诉所有的有志青年,你想飞得多高,外语就是你的翅膀!

第五个关键词是创新。年年都讲创新思维、创新人才,我们一定要学会创新。

这五个关键词其实不是我总结出来的,大家下去要多读一本书,2009 年侨居美国的薛涌博士写了一本书叫做《北大批判》,北大、清华是中国最牛的学校,谁敢批判他们。薛涌,北大毕业的,做过北京晚报的记者,外语不好,(他)老婆先期到了美国,他花了好几年时间去美国跟读、陪读,终于拿到美国(耶鲁大学)的录取通知书,所以他对国外、对国外的创新教育非常有理解。

我说两个关键词,哪两个关键词呢?

第一个,爱情。以前,我们在进行入学教育的时候,我们对学生说,你最好别谈恋爱。后来我有改变,如果你谈了也没有关系。再后来我又有改变,如果两个人处得不好,赶紧分手。为什么鼓励谈恋爱呢?因为,国家都允许大学生结婚,很多人在大学毕业的时候抱着孩子,只要你合法,还有独立,不啃老,都是允许的,都是赞成的。

还有一个关键词,比爱情更重要,那就是体育。体育它是 1,所有其它的都是 0,没有体育支撑,其它都不存在。体育真是比读书还要重要。听我慢慢道来。

如果想获得爱情,你没有特别之处,刚刚进学校,你说你有非凡的才干,体现不出来,但是,在新生学期一开始的班际运动会,谁能拿冠军,这个人就成为万众瞩目的中心,自然就有人追求。体育好,爱情自然来。(笑声)反过来说,如果你的体育不好,你保卫不了爱情,也守护不了爱情。我是有体会的。不是我没有爱情体会,我也有爱情体会。

在我上大学时,大家看我的海拔具有很大的“优势”,我看一切人都是仰视的,但是我在大学的时候我也追求爱情。我要说的不是我们那个年代,说我们今天这个年代,我们新闻传播学院的学生,今年有 367 名新生,两百多个女生,一百多个男生,男生既是弱势群体,又是稀缺资源,可以料想,我们男生心里都在窃喜:真好!女生多多意味着机会多多。我告诉你们,同学,你机会很少。

为什么呢?根据我不完全地观察,新闻传播学院的女生最开始牵手的对象往往是体育教育学院的男生、运动训练学院的男生,为什么呢?体教男生平均身高 1 米 80,运训男生平均身高 1 米 85,我们新闻传播学院的男生平均身高 1 米 70,高度决定影响力!高度决定魅力!

但是,没有关系,最后我们新闻传播学院的男生都突围了,到武大去学双学位,到华科去考研究生,最后都把武大、华科的女生都带回学校。

二、体育是有组织、制度化、游戏性的身体竞赛

体育,自从有了人类,应该说,比人类更早。为什么?动物运动会。你看动物界,动物每天都在游戏,人类也在游戏。游戏它的反义词是“工作”。我为什么说大家入学之后,你们会有不适应,因为你们要学习,学习是另外一种工作。没有人爱学习,没有人爱工作,特别是还要缴学费。那么,游戏就是工作的解毒剂。但是,这个游戏不能只限于电子游戏。

人和动物都需要游戏。动物的游戏是本能的,人类的游戏是有组织的。有组织的游戏分为两种,一种是竞争式游戏,一种是非竞争式的游戏。

在竞争式游戏中又分为两种,一种是智力型的游戏,另外一种是身体竞赛。智力型游戏包括棋牌,包括(电子)游戏,而(过渡过量的)智力型游戏对人的身心有一定程度的摧残,只有身体性游戏才对人体有所帮助。

因此,美国体育社会学家对体育的定义的界定,跟中国人大不一样。我们中国人把体育看得太高、太大、太全,既讲内涵又讲外延,认为体育是以身体锻炼为手段,以促进人的健康、人格发展、适应社会发展的社会活动或文化活动,最后什么都不是。

美国人的定义很简单,体育就是有组织的、制度化的、游戏的身体竞赛,体育就是“打起来”。

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,我学的是美学。我想做足球美学方面的毕业论文,我导师开始不同意。我找到了教研室主任、著名文艺理论家童庆炳老师,他帮我说了一句话。我是 1992 到 1995 年在北京师范大学读的研究生,1994 年见证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元年,(我)到先农坛体育场看球,万众欢呼的场景,我至今记忆犹深。

于是,我想要研究足球。我今天能够回到武汉体院,就植根于我在90 年代的足球美学研究。那时,童老师跟我说:“足球里面是有美学的,我们读本科的时候,中文系和历史系打球赛,当时我做守门员,历史系的前锋把我的骨头打断了,我在医院养伤养了三个月。我支持你,你要做中国的足球美学第一人。”这是他当时对我的一个鼓励。

三、体育对个人和国家都有三大功能

体育无论对个人还是对国家,都有意义。对个人有三个功能,第一健身,第二健心,第三健群。所谓健身,促进身体健康;所谓健心,促进心理健康;所谓健群,促进社会交往。你在武汉体育学院的时候,可以什么烦恼都忘掉。我一个人在武汉生活,每天就是家、办公室、球场三点一线,我如何渡过这一段时光?我最快活的时候,就是在球场打球。前天校长吕教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没接上,我说对不起,我在打球,他说没关系。我可以说,喜欢运动的人,打比赛的人,几乎没有坏人。对国家而言,体育也有三大功能。第一是稳定剂。两方面的稳定,成绩很好的时候,它可以成为情感表达的载体;成绩不好的时候,它可以情绪宣泄的一个出口。广州恒大,是广州市民情感表达的对象;中国足球、中国足协是国人唾骂的对象。

我看见了一个消息,中国足协说它没钱,我说你没钱,我们可以给你捐款啦,决定放弃(参加)亚足联竞选大会。本来,亚足联现在的代主席是原中国副主席、国际足联执委张吉龙先生,为何放弃?另外,我们准备支持日本足协主席竞选亚足联主席,因为日本足协主席说了,他要帮助支持中国足协申办 2026 年的世界杯,我说,足协你傻不傻呀?你信谁的话,也不能信日本人的话啊!

第二个功能,产业功能。我们今天讲体育产业,体育产业是一个完整的链条,赛事资源、媒体资源、广告赞助资源、受众资源,没有媒体就没有当今的体育,因为原生态的体育,它的影响力总是有限的,而电视体育影响的人更多。在某种意义上说,如果我们放弃了职业联赛,对对于国有资产的重大流失,何以见得?

在美国,体育产业占 GDP 的 7%,在中国,不到 0.7%。在美国,第一产业是军火,第二产业是金融,体育产业超过了汽车产业的两倍。在我们国家呢?没有。一个产业只有占到GDP1%的时候,才能算支柱产业。我们要加油!中国的 GDP 要想超越美国,占据世界经济体第一位,体育产业是前景,在座的各位要担当!

体育还有第三个功能,那就是治理功能。十八大以来,提出了国家治理、政府治理概念,非常多,非常好。体育也有治理的概念。

第一,体育讲究竞争和冒险,符合市场经济法则。第二,体育讲究规则和诚信,符合法治社会法则。如果说美国有美国精神的话,那就是体育精神。你看,美国大学排名不像中国“211”“985”“院士”“课题”“经费”等物质指标,美国最好的大学是常青藤联盟,这个常青藤联盟起源于美国的橄榄球运动。一个学校拥有橄榄球队、拥有男女篮球队的大学是最好的。我相信,终有一天,中国人对于大学的看法会改变,终究有一天,社会会认为这个孩子读的是体育大学,不简单,他会为你点赞!

四、武体学子应该看体育,玩体育,研究体育

作为武汉体育学院的学生,一定要体现体育特色,我们要做到三点:

第一,要热爱体育,看比赛。既要看电视又要看现场,看现场要看门道,看电视要注意解说员他的提醒,我们可以学习里面的团队精神和明星崇拜。

第二点,一定要玩体育。很多说,我不会玩呀。你想,还有身体条件比张老师差的人吗? 2011 年,我打篮球把跟腱打断了,回武汉体育学院,我现在开始打网球,我们每个人都可“一招鲜吃遍天”。打篮球,别的不行,我进不了里面,但是,我的三分球奇准,跟腱打断之后,投篮就够不着,现在改打网球。

大家要充分利用学校资源,在全世界大学中,拥有最多网球场地的,就是武汉体育学院。三个校区加起来,有 50 多片网球场,所以我逢人就说,孩子,学习网球没有错。

第三点,要研究体育。美国著名体育社会学家古特曼说过,体育本身没有什么学问,但是把体育说清楚需要学问。我们举个例子,过去十年,中国有三大国际体育巨星,中国高度姚明、中国速度刘翔、中国力度李娜。

那么,我想说说刘翔,国人消费刘翔,刘翔也消费了国人。2004年我们欢呼刘翔,2008 年我们质疑刘翔,2012 年我们吐槽刘翔,2014 年我们祝福刘翔,刘翔终于回归地球。刘翔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体育永远是商业的,体育永远是游戏。

一句话,既然我们来到了武体,我们就要爱上武体,爱上体育。用体育改变人生!